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监狱文化 > 民警风采 > 正文
激流七十一年
日期:2020-10-20 15:49:03 作者:金鑫 来源:香兰监狱      访问量:

他叫金玉章,是我的爷爷。

50年代,开发北大荒,为响应党中央、中央军委发出的《关于动员十万转业官兵参加生产建设》的指示,身为连长的金玉章递交转业申请,积极主动来到了这片土地。

那年初春,北国大地上冷得彻骨,寒风像锥子,扎的他脸生疼。他与上百名转业官兵,并肩前进,不掉队、不坐车、不叫苦,胸怀征服自然的凌云壮志,沿着江堤北部的沃土,披荆斩棘,从香兰朝荒原腹地挺进。他们高唱着战歌,沉睡的土地被唤醒;他们浩浩荡荡,狼虫虎豹被驱逐。他们的足迹就是康庄路,他们的篝火就是信号枪。他们将时光、力量、知识撒在广阔无垠的荒原上,让“北大荒”成为了“北大仓”;他们振臂呼喊,鲜艳的红旗下,诞生了农场。

“对得起良心,对得起国家,对得起党,行得正,好好干,不能丢了人!”儿子刚参加工作那天,金玉章破天荒地喝多了,这句话他一直重复念叨着。那时,没到20岁的金昌第一次理解了一个父亲、一个老共产党员的理想与信念,这是老人一生的追求、忠诚、付出,还有他一生的坦坦荡荡。

他叫金昌,是我的父亲。

1983年,三江平原的夜一片漆黑,除了那一抹孤独的月光,这是金昌刚参加工作时的景象。时年19岁的青年在田间地头里,听蛙声起落入睡,望东方鱼肚白醒来,那时的金昌只有自己,伴着同样孤独的镰刀。

时间转眼过了十年,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,金昌所在的香兰农场也迎来了翻天覆地的改变。他迎着如奔流般的春风,站在同样如新生一般的土地上。身前身后都是开怀的笑脸,他也笑,笑的是脚下的这片土地苏醒,笑的是他身边有她的陪伴。

扑面的热浪、肆虐的蚊虫、忙碌的身影,那时的苦如今年近花甲的金昌还总是和晚辈念叨,可次次说苦,却每一次都带着笑容,因为在这里,东北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场,见证了他的青春岁月、无悔荣光,见证了一个懵懵懂懂的青年成为成熟父亲的过往。

作为香兰农场六分场的职工,认真种好地,为国家粮食充足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,这是金昌用岁月与行动完成的人生承诺,是他对老父亲几十年前那句话最深情的应答:“对得起良心,对得起国家,对得起党,行得正,好好干,不能丢了人。”

我,叫金鑫。

2019年,是我成为香兰监狱人民警察的第一年,96岁的爷爷在我入职前带我去小屋给我看了一个盒子,那个盒子里满满地装着荣誉证书和奖章。

自小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我,对“北大荒,真荒凉,黑油油的土,草茫茫”的景象有些陌生,对父辈描述的艰苦环境、监狱条件也不算熟悉。

现如今,监狱在监管设施、办公条件、工作环境、民警待遇等方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各项硬件设施一流,办公环境优美。监管已由过去的简单的人防物防发展到如今的多位一体,智慧监狱不再是曾经的想象。

父亲说:“既然选择了监狱人民警察,选择了高墙厚重下的责任担当,舍小家为大家就是‘理所应当’!”

年初疫情爆发,接到报名封闭执勤命令时,我正在和家人吃饭,父亲听了后没有马上说话,而是慢慢地倒了一杯酒。为了保证服刑人员身体健康,为了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,父亲缓缓说:“去吧。”

一家人坐在一起,桌上的饺子还冒着腾腾热气,我看着头发花白的爷爷,望着两鬓不知何时染白的父亲。端着酒杯,光阴似箭,遥想曾经以梦为马,不负儿时梦想的新警已然成长为一名肩负使命的监狱人民警察!

我一仰头,呛出了眼泪。

七十一年的岁月酿成了一杯酒,它入口辛辣刺鼻,可咽下去暖了代代人的心。七十一年的岁月绣成了一面旗,它历经岁月变迁,可终究还是像鲜血一样红。

三代人,七十一年,时光流逝,人在更迭,却有些东西从未改变。有些精神,沉淀在岁月里,那是一代人,一家人的“根”,有些传承流淌在血液里,那是代代相传,生生不息的“星火之种”。那是坚毅的背影,那是倔强的脊梁,那是对党的忠诚,对祖国的热爱,那是不会褪色的荣光。

相关新闻

主办单位: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 联系方式:0451-87183110

登记备案号:黑ICP备13001189号-2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585号

网站标识码:2300000029 网站地图 全站访问量:1000716